当前位置

较量
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5-03-14 14:31 阅读:
  话说这一天,心宽体胖的彩虹公司张总经理来到陈工底楼办公室,拟有要事相商。

  照理,习惯于养尊处优的老板,一般不会屈尊造访下级,有事托秘书打个招乎,她在四楼办公室静候即可。但考虑陈工腿脚不便,不得不委曲求全、登门“拜访” 。

  她一见陈工,省去铺垫或寒喧,直奔主题地说:“陈工,汪总上法院打官司,把我们告上啦!解铃还需系铃人,技术上我不太懂,你替我写份应诉书吧。”

  “状子上被告是谁?”陈工似乎早有预料,只不过早晚的事!“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。”所以,并不表现惊呀:“他生产他的产品,我生产我的产品,井水不犯河水,犯了哪条天规戒条?”

  “被告是我的彩虹公司,起诉书上说你抄袭了他们公司的产品……”没等张总说完,陈工毕竞做贼心虚,惊出一声冷汗,连话都说不利索:“抄、抄袭?他、他有什么证、证据吗?”

  张总立即将起诉书与传票交给陈工,并安抚道:“你不要紧张!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淹。天大不了,公司再放点血,破点财,没有大不了!”

  陈工匆勿浏览了一遍,起诉状只是声称侵犯了产品说明书的版权,一块石头倏然落地, 轻松了不少,并没有马上表态。

  其实,接到诉状,彩虹公司张总已与汪总通了一次电话,希望赔钱私了,可没想到汪总得理不饶人,趁机敲竹杠,“狮子大开口”,扬言少于20万人民币不要奢望“撤诉”。

  张总对付这破财免灾的纠纷,还是相当有处理经验,她自认为给个三万元就打到天花板了。可没想到汪工如此心黑,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!所以,话不投机六月寒,没等谈话结束,就忿忿撂下手机。

  陈工没想到接到法院厅传票,彩虹公司女老板处变不惊,胸有成竹,并未迁怒于他。

  也许打拼多年、商海沉浮、见多识广,女老板似乎比他还淡定,见怪不怪。反而安慰陈工:“天塌不下来,汪总又没有申请产品专利,纯属无理取闹,胡搅蛮缠!”

  “张老板,怕、我倒不怕,”陈工忧心忡忡地说:“问题人言可畏啊!这样弄得满城风雨,流言四起,我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?再说或多或少也影响销路……”

  陈工“顺手牵羊”卷走电磁流量计的全部技术资料,自以为天衣无缝,自我感觉良好,加上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”巧妙挖走了一批人材,就在“新东家” , 按既定计划有条不紊地开始了电磁流量计的试生产。可谓“心想事成”。但也损害了原公司靠此谋生员工的切身利益。

  难怪“真相大白” 后,弄得老厂人神共愤,成了众矢之的。也许有人说:反正各走各的路,也难打个照面,再恨,也奈何他不得!俗话说: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  汪总原公司的前身属漕河泾镇办企业,里边的员工基本都是镇上的街坊邻居,“低头不见,抬头见。”有的甚至还沾亲搭故,不管你陈工跳槽到那里,只要不搬家,就难勉不被人指脊梁骨。

  起初,“波澜不惊”,一切水到渠成,几乎没费什么周折,三个月,陈工就实现了从通过样机试制、小批量生产, 到打通了颁发合格证、生产许可证关节、市场营销等其他企业需一、两年完成的各个环节衔接的“三级跳”。 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在“螺丝壳里做道场”的逼仄空间,因地置宜,土法上马设计了一套标定装置。

  他本从以为从此高枕无忧、坐收渔利之时,可做梦也没料到风云突变,“老冤家”汪总经理一纸诉状,将他“新东家”告上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 看样子非要“对薄公堂”不可。要知道:他现在是与张老板捆在一起的两个蚂蚱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 告张老板等于就是告他,正可谓: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。

  “哪你到底有没抄袭他的产品?”彩虹公司张老板心中似乎也七上八下没了底,怔怔地问:“你跟我讲老实话,可不要瞒着掖着,至于销路,你不要担心,我们走的是成套仪表销售的捆帮路子,只要质量可靠,问题不大……”

  “我不是早跟你交过底,这你还不了解? 这个行业里有多少产品是各个企业自已开发创造、白手起家?还不是东抄西凑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!”

  “那转换器难道不是金工研发的吗?”张老板以前与金工一见如故, 虽然招聘未果,但对他的学识能力,岂止了如指掌,甚至钦佩之至。所以,其中的来龙去脉洞若观火,一览无余:“万一金工也加入成了原告,我们岂不被动了?……”

  “这个我承认,可转换器也不属于汪总的公司知识产权啊!他又没有买下专利!金工嘛,外地人好打发!再说,他与汪总一直存有矛盾,面和心不和,我保证!他绝对不会为汪总火中取栗,趟这浑水。仅凭汪总、杨厂长他俩的能耐,是识别不出这里边玄机的,他俩几斤几两,有啥能耐?我还没数?”陈工滔滔不绝,似乎越谈越游刃有余:“你把心放到肚子里,要鉴别转换器的仿造程度,除非北京的专家!可鉴定费用昂贵,没有十几万打不下来!汪总这样精明的人,不见兔子不撤鹰,在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稳赢官司下,他绝对啥不得掏这冤枉银子!……”

  陈工真有意思,官司还未“开打”,似乎已稳操胜券、志在必得!不知到底是为自已壮胆,还是为“新东家”排疑解惑。

  “好!有你这句话,我就更有数了……”

  要说汪总还真有城府,其实,他闻讯陈工在外边生产公司的产品,已不是十天半月,早已气冲牛斗,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但他“欲擒故纵”,不露声色。不是他不想“收拾”陈工,而是时机尚不成熟,鲁莽行事,反而适得其反、打草惊蛇。何况公司里还有不少拥趸陈工的“粉丝”眼线。

  他想:“抓奸要拿双,抓贼要拿赃”。要逮住陈工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,首先必须取得一手证据。

本页面《较量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较量

本页地址:/meiwen/926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