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萤火虫的梦:第三章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贵州作家网 时间: 2015-03-03 18:49 阅读:
  《第三章》


 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,主治医生说,沈冰的左腿骨折,手术做好了,但沈冰因严重缺氧正处在昏迷状态,还没有脱离危险。

  刚刚安顿下来的沈母望着昏睡的儿子又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忽然,李小山出现在众人眼前,他扑通跪倒在沈冰母亲的面前:“大姐,对不起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面部已经重重地挨了一拳,沈冰的父亲恨不得一口吃掉他;母亲嚎叫着又撕又打:“你这个天杀的,你怎么带的孩子啊,我跟你没完……”

  乔一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一下子冲上前:“住手!你们再凌辱他,我就控告你们!”

  大家被乔一突如其来的断喝震懵了,乔一顺势拽起李小山,一直拽进病房。

  李小山的嘴角滴着血,左臂刚刚处理好的伤口又被抓破了。乔一一边给他擦洗一边掉眼泪。

  “乔一,你别难过……”

  “你以为我是心疼你啊,李小山,我是气不过,你刚才那是干嘛呀?你怎么一点儿骨气都没有啊,什么人也跪?还任凭人家凌辱?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呀?”乔一第一次恨李小山,恨他头脑简单,恨他软弱。面对那么多医护人员,李小山长跪不起,任凭别人撕打,也不反抗,乔一感到屈辱和愤怒。

  “怎么?我让你丢人了?对,我就是个软蛋,窝囊废,你不喜欢,可以再去找你的冯哥哥去啊!”

  “李小山,你浑蛋!”乔一气得浑身哆嗦,她扔下手中的镊子,摔门而去。

  十岁以前的乔一,生长在A市。冯凯是他的邻居,比乔一大两岁。乔一的父亲是地质工作人员,一年到头没有几天在家的时间,作为医生的母亲常常因为工作照顾不上她,乔一的童年生活几乎都是在冯凯家度过的,和冯凯一起写作业、做游戏、过家家……她不知道吃过多少次冯妈妈做的饭菜,记不清多少次在冯凯的小床上睡得烂熟如泥了。冯凯是个宽和的孩子,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,他总是像一位哥哥一样小心呵护着乔一。乔一是他的公主,她是那么美丽可爱,他甘愿一辈子这样守护她。

  可是,十岁那年,一次罕见的地震彻底碾碎了乔一的幸福。那天夜里,她很幸福地躺在妈妈的臂弯里酣睡着,突然,“轰隆隆!”一声巨响,地动山裂,房倒屋塌,乔一还没反应过怎么回事来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当乔一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正躺在B市的一家医院里,她的胸部、下肢都受了伤,剧烈的疼痛困扰着她,然而,更让她心痛的是,他们的家没了,妈妈走了,好朋友冯凯也下落不明。从此,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一下子沉默下来,尽管姥爷和姥姥给予她无微不至的关爱,都无法再找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了。

  小时候,乔一一直把冯凯作为她的白马王子。可是,李小山的出现将她的梦想打乱了,从第一次见到李小山,乔一的心一下子就被这个高大英俊、略带忧郁气质的小伙子抓走了。况且,这么多年过去了,冯凯一点儿音信都没有,乔一对她当年的白马王子早已不再抱有幻想了。

  然而,生活总是充满戏剧。一个月前,冯凯仿佛从地下冒出来,抱着一大摞画像,一下子立在乔一面前,他激动地将乔一紧紧搂到怀里,泪水簌簌而下,画像散落一地,让乔一既震惊又不知所措。等在五米之遥的李小山清楚地看到,那些画像的内容很奇怪,画的全是女孩,而且只有一个女孩。乔一,对,是乔一,有童年时期的乔一,有成年时期的乔一……这位单纯的小伙子突然醋意大发,将手中的花狠狠甩到垃圾箱,痛心而去。

  乔一望着李小山恨恨而去的背影,看着冯凯笔下自己的一张张画像,她惊喜、难过、焦急、矛盾……二十多天后,乔一终于做出决定,她送走了自己曾经的白马王子,和李小山重归于好。可她没有想到,李小山对冯凯仍耿耿于怀。


  作者:王爱芹

本页面《萤火虫的梦:第三章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萤火虫的梦:第三章

本页地址:/meiwen/882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