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为安格的雪样年华

推荐人:舒易 来源: 转载 时间: 2015-02-05 18:24 阅读:


  我仍然期望能好好的待他,继续做我那有关救赎的,雪白的梦。

  “安格,我首先说明,今天我是要检查你,才触碰你的。”我举起双手,向他展示我干净的手掌,“而且,我来的时候有洗过手,所以绝对干净。”

  安格翻了个白眼,转过头去不理我。

  好彩头,至少他没有当场抢白我。

  开始检查。

  一切还好,来时的低烧已经被完全压服了,只是心跳有点快。透过薄薄的胸壁,我几乎能够看到他那脆弱的心脏,正在拼命将稀薄的血浆一点、一点泵到全身的血管里,以支持他十分虚弱的身体。

  “还好。明天会给你输400毫升的血。”我顿了顿,故意幽默的说,“会不会害怕看见这么多的血?我明天让护士把你的眼睛蒙起来?”

  我知道一些幼儿的白血病患者就是这样输血的,当然也可能包括像安格这样的少年和一些自认为很勇敢的成年人。

  安格的睫毛抖了抖,回过头来给了我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  我不得不承认带着诡异笑容的安格也是极完美的,不过就是长了黑翅膀的天使罢了。

  “我输血的时候,一般医生比较害怕哦。要不要我让护士把你的眼睛蒙起来?”

  安格笑得十分开心而且可爱。

  “上次输血的时候我把导管剪断了,流了好大一地血,很壮观哦,昏倒了两个护士和一个医生。”

  安格笑得更加开心。

  我承认我有点想吐。

  我的表情让安格越发得意,他的脸在我的前方匀速递进着,长长的睫毛几乎扫到我高耸的鼻梁,“还有一次,我乱调输液开关,回的血一直流到了输液瓶里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13岁的时候,我有在病房自杀哦,是真的自杀……”

  “每次都好多血,你怕不怕?”

  “人家说,医生都是不怕血的。好看的医生怕不怕血?你怕不怕血?你怕不怕?”

  安格已经笑得无法收拾了。

  这个男孩,有着一张比我漂亮很多很多的脸。他应该是幸福的,他有一个爱他的妈妈一直在帮他找配型的骨髓,他有一个爱他的主任为他的治疗方案殚精竭虑,他有一个爱他的住院医生为解决他的心理问题悉心开导,他有一个好心的陌生人为他提供骨髓展开希望,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关心他的身体关心他的健康关心他的幸福,16岁的孩子,难道不是应该整天浸泡在蜜罐中的吗?

  “安格,你才16岁,为什么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呢?”

  我平静的问。

  安格又一次把身体向后靠。

  后来我知道每次他表达自己失望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出现这种动作,他小心的包裹着自己的内心,不让别人看透它,伤害它。而事实上,他自己伤自己的最深。

  安格脸上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那简直不应该在一个16岁的少年脸上。

  它过于妖化。它志在必得。

  “为什么不呢?”

  他笑着,上下睫毛覆盖着一片深不见底的海。

  “16岁,什么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啊。”

  4

  我很累。

  在与安格的战斗中我从来没有赢的感觉,这让我说不出的沮丧。

  其实如果我了解安格的过去的话,我应该知足了。因为他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根本就不理不睬,一切不配合。对我他算是乖了,至少药有好好吃血有好好输,如果是以前的医生知道安格这么好对付,早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去烧高香了。

  安格除了有点轻微的人格变态,喜欢自虐和虐人外,真的没有什么不可爱的。

  TNND,如果他的变态也能称之为可爱的话,我真是荣幸的想吐。

  更可恶的是,他明明跟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对着干,但在主任面前又乖的像头猫。据说安格得白血病有14年历史,只有主任从头守到尾。想想看安格真是聪明,把主任的马屁拍得啪啪响,不仅医生护士忍气吞声,还有“单人”病房可以住。我深深佩服安格的深厚心机,果然不是一个16岁的少年可以比拟得。

  生气归生气。我还是希望安格早日顺利手术,与公与私都是。

  可是安格的手术迟迟没有进行,据说那个配好型的人出差了,过几天才能回来。

  消息是我告诉安格的。他冷哼了一声,扭头看着窗外。

  那一声哼,几乎又要让我暴跳起来。

  什么东西……什么……什么……

  什么东西?在令他害怕?

  安格依然冷着一张臭臭的脸,床单外面的手指却在发抖。

  我看着他的手指。

  一瞬间真的有换位的感觉。我感受着他的恐惧,他的紧张,他的孤独,他强压在自尊面具下的那份少年的惶恐。

  没有人可以对生命无动于衷,哪怕是安格这样的人。

  于是,我泛滥的同情心又把我不理智地淹没了。

  于是,我泛滥的同情心又淹没了我对他的正确评价,想对他更好一点。

  当然。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我刚刚成为医生,我关爱病人,我……我的态度反映到行为上,对护士的态度就越来越好,除了阳光般的笑容,还有很多可口的点心在送。

  小护士的心用到安格身上没有我不知道,用到我身上的却明显增加了。

  小护士会在我为安格检查的时候开心的笑,会用比平时更温柔的声音跟我说话,会在安格给我脸色和冷嘲热讽的时候帮我说话,会……“那个小护士好像对你很有意思。”

  等护士出了房间,安格突然这么说。

  我并不觉得小护士的态度有问题,她的表现形式在我的情史上连毛毛雨都不算。不过安格提醒了我,安格提醒我到刚才那个人可能有意思。

本页面《为安格的雪样年华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为安格的雪样年华

本页地址:/meiwen/880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点点更健康

点点更健康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